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

妇科学术经验

发布日期:2014-11-14    作者:管理员

 

(一)妇科论治注重脏器

     为师尤精于妇人科,认为妇人诸疾,病因虽多,病理机制总不外乎脏气机功能失调。治疗原则,不论采用驱邪或是扶正的方法,其目的是恢复人体气机的正常功能。因此认为治妇人病,应以调节脏气气机功能着手,其大纲有四:

1 补肾气:肾气是人体发育生长的动力,与妇人经水孕育更相关联。肾气充盛后,冲任旺盛,则月经来潮而有生育的能力。《素问上古天真论》说:“女子二七而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。”说明肾气盛后,冲任二脉的通盛,是产生月经的主要条件。一般经带产诸病中,肾气虚弱是主要原因之一。因此,为师治妇人病,重视肾气,而扼要采用三种治法:

1.1 肾气虚采用血肉有情之补,少女发育不良,月经应行不行,或妇人婚后不孕而有腰酸肢楚,腿膝软弱,性欲淡漠等症,用鹿茸 紫河车为主,佐以巴戟天,狗脊,杜仲,续断等药以填补之。

1.2 肾阴虚用滋养肾水之治,妇人头晕目眩,腰痛,下肢萎软,潮热盗汗,虚烦不眠等症,用熟地,首乌,山药,山茱萸等药以充养之。

1.3 肾阳虚用温润肾阳之法,妇人有下部冷感,少腹隐痛,带下纯白,性欲不感等症。用附子,肉桂,艾叶,补骨脂,五味子等温肾之治。

2 疏肝气:为师常对学生说:“治经肝为先,疏肝经自调。”因妇人以血为本,肝藏血,前人有“肝为女子先天”之说,说明了妇人与肝的重要关系。认为肝喜调达,而妇人易受精神刺激,影响气机的运行。朱丹溪说:“血气冲和,万病不生,一有怫郁,诸病生焉。”盖气郁则血滞,引起月经不调。故凡是经水不调,痛经,闭经,妊娠恶阻,产后腹痛等症而兼有精神抑郁,胸胁闷胀乳部作胀的,多半由于肝气郁结所导致的,可用香附,郁金等疏肝。其间香附用于痛经,治中下部气痛;郁金用于胸胁胀闷及肝胃气痛,治上中部气痛。

3 健脾气:脾胃为后天之本,主运化。妇人病中有许多病是和脾胃虚弱有关系的,如脾不统血而引起的崩漏,脾虚湿热内困导致的带下连绵,以及妊娠时脾气不振,食欲减退,有碍胎元的营养。产后脾阳不振,能影响乳脂的分泌等等。所以为师治妇人病,处处照顾到脾胃。凡逢胎前产后患虚弱症时,虽表现的症象错综复杂,而治疗时恒以扶脾为先,不仅因它为气血生化之源,也有关机体功能恢复力的增强,而且认为唯有促进脾气运化的情况下,药物才能充分发挥它的效能。临床最常用的健脾方是四君子汤。

(二) 妇科病治疗调气血尤为重要

调气血,《素问 举痛论》说:“百病生于气也。”妇科病和气分有重要的关系,如发育不全,经候不调,不孕症有关肾气。乱经,闭经等有关肝气,崩漏带下有关脾气,癥瘕积聚有关脏腑气滞。因气为血帅,许多血病是由气机的失调而引起,如气滞则血滞,气虚则血脱,气升则血逆而上衄,气陷则血随而下崩。所以治疗月经病应以调气为主,就是治疗有些血病也必加入气分药,方能增强疗效。例如出血日久或暴崩不止,可加补气药以增强摄血能力,又如重笃的血虚症,也宜气血同补,气旺就能帮助生血,这是阳生阴长之理。前人就有“有形之血生于无形之气”之论。众所周知,当归补血汤,重用黄芪以生血。黄芪补气,凡是气虚的血崩及月经过多症,用黄芪除补益元气外,并有心血固涩之功。

   当然,重视气病并不是说可以忽略血病。血病中主要为血热,血寒,血虚,血滞和出血,治疗也分温,清,补,通,固涩诸法。但由于气血是相互依附的,血病往往也同气分有关,所以妇科病以调气血为主,其间更应重视气分。

(三) 重视中西结合

   愚毕生致力于临床实践,认为祖国医学理论必须与临床相结合。对古人的学术论述,必须付诸实践之后,方可取信。为师采各家之长,经方,时方及民间单方草药,悉予采用。凡遇疑难大症,必参合中西医理,而创新法,立新方,每奏奇效。

   学术无中西门户之见,中西结合可互相取长补短。为师主张辨病与病证相结合,采用现代医学之精确诊断,结合辩证施治,以有效为依归,取得实效之后,再寻研其理。为师认为:中国医学,古奥之深寿世保民,已具有数千年悠久历史。而诊断治疗之法则,善用之,知者,往往得心应手,获效如神,绳之以今日之实验医学,则知其意义亦复近似。宜亟以科学方法阐明之,整理而辑述之,若者可用,用之;若者宜弃,弃之。是非得失,祥慎审定,庶几医学日进。

五,杨老主要学术经验、专长及成就

妇科方面

1,妇科病症以补肾为本,以调肝为中心,以调治血分为主要,

以调理脾胃为善后——自创“和养疏化”法。和养,即和养肝肾、脾胃,使之冲任精血充盈;疏,即疏理肝气,使之条达;化,即化其痰湿瘀滞,使之气血通畅。

  

 2,治疗宫外孕经验:治疗中要抓住两个环节:第一止血固脱;第二祛瘀消癥。急性期宜补气止血固脱,佐以活血止血,方用胶艾汤加参附汤。慢性期应活血祛瘀,佐以扶正健脾,方用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理冲汤。   


3.治疗不孕症的经验:治不孕重在和养肾气,疏达肝气为常法。

   吾师认为,妇女各个时期的生理病理特点不同,因而在治疗上也应区别对待。青年时期,肾气始充,冲任未盛,治疗以补肾为主;中年时期易受情志影响,肝气偏旺,治疗以调肝为先;绝经时期,肾气渐衰,气血亏虚,全赖后天滋养化源,故治疗以健脾为要。不孕症多发于中年时期,此时期易受情志影响而致气血不和,肝失条达,疏泄失职,胞脉不畅,月经不调自难受孕。

祖国医学认为“肾主生殖”, “肝肾同源”肾为先天之本,精气藏于肾,肾精充则能化血,精血相生,乙癸同源且胞脉系于肾,而胞宫为孕育生命之地,藏精气又通月事,故治疗不孕,历代医家都重视肝肾。

吾师治疗本病应用和养疏化法,即和养肝肾,使冲任精血充盈,疏理肝气,使之条达,化其瘀血,使气血通畅。自拟补肾调肝助孕汤,方中熟地、菟丝子、巴戟天、淫羊藿和养肾气,培冲任,温胞宫,促使子宫卵巢内分泌系统生理正常,从而利于排卵受精;当归、白芍、川芎、党参、白术、茯苓、甘草和养气血,使气血旺盛,血脉通畅;用柴胡、枳实疏肝理气解郁,调节精神心理,使月经恢复正常;路路通、王不留行活血化瘀通络,畅达冲任,改善循环,增加血流量,提高排卵率。若形寒怕冷,下元虚冷者,加紫石英,阳起石,佐入少量肉桂,温暖胞宫,若B超提示子宫发育不良,无优势卵泡,基础体温单相或上升不良,加鹿角霜、紫石英、紫河车、黄芪、党参、山药;气滞血瘀为主者,月经先后不定,经期腹部坠痛,经来不畅又血块,经前乳房胀痛,性情急躁易怒,舌苔薄白,脉弦,妇检输卵管增厚有压痛或有包块,加夏枯草、红藤、败酱草、忍冬藤、皂角刺、三棱、莪术;伴痰湿内阻者,体质肥胖,头晕倦怠,月经不调,舌苔腻,脉滑,加茯苓、陈皮、半夏、苍术、胆南星。

验案举例:何某,女,26岁,2013320初诊,婚后同居2年余未孕,患者月经14岁初潮,经来稍推后,量偏少,经期时有腰痛,经前乳房胀痛,烦躁,平时稍劳累则头晕腰酸,舌质红,脉沉细尺弱,B超:子宫卵巢大小正常,卵泡检测,无优势卵泡,末次月经316,证属肾虚肝郁,治宜补肾疏肝,温养冲任,和养疏化法。方用补肾调肝助孕汤,加鹿角霜、紫石英、紫河车、黄芪,水煎服,每日一剂,连服14剂。2013512诊,月经四十余天未至,时有恶心欲吐,尿妊娠试验阳性。B超检查诊断为早孕。于同年12底足月顺产一男婴。


4.治疗闭经的经验:治闭经和养心脾,疏化气血为重要。

祖国医学对闭经原因的认识,不外虚实痰瘀,虚者不外气血虚,肝肾不足,精血两亏,其多责于心脾,肝肾诸脏。《素问·阴阳别论》“二阳之病发于心脾,有不得隐曲,女子不月”。王冰注释:“二阳,谓阳明大肠及胃之脉也;隐曲,隐藏委曲之事也。夫肠胃发病,心脾受之,心受之则血不流,脾受之则味不化,血不流,故女子不月”。《素问·评热病论》“月事不来者,胞脉闭也。胞脉者属心而络于胞中,今气上迫肺,心气不得下通,故月事不来也”。《女科经论》“病发心脾则精气不充,盖精血一物也。上于心而生于脾。”据此,可以知道,闭经与心脾有着密切的关系。吾师临证非常重视心脾二脏对闭经的影响,主张调经当先和养心脾,用四物养心之阴血,四君健脾益气以生血,合淫羊藿、巴戟天、菟丝子、枸杞子以滋养肾精,是可谓“欲其不枯,无如养荣;欲以通之,无如充之。”用香附、丹参、红花疏化气血使之畅通,则经自通。对实证气滞血瘀痰湿内阻,胞宫受寒所致,审证求因分别治之。

验案举例:王某,女,21岁,2012924初诊,主诉:停经一年余。病史:16岁月经初潮,平素月经推后常3-4月一至,量少,色淡黯,伴腰酸,乏力,时有头晕,面色萎黄,眠差,舌质淡,苔薄白,脉沉细,子宫附件彩超:子宫体积偏小33*25*37mm,左卵巢25*13*15mm,右卵巢24*11*13mm,内膜2mm。证属肝肾亏损,心脾血虚,治宜补益肝肾,和养心脾,活血通络。处方,归脾汤合归肾汤化裁:黄芪、党参、熟地各15,白术、茯苓、山药、山芋肉、枸杞子、淫羊藿各12,当归、香附、陈皮各10,远志、桃仁、红花、川芎各8,菟丝子、鸡血藤各20、甘草6。服药14剂,月经来潮,量中偏少,时有头晕乏力、腰酸。继以上方出入,连服40(每月20),患者面色红晕,月经按时来潮,色量正常。


5、治疗崩漏的经验:治崩漏和养疏化标本同治

朱丹溪曰:“崩下由脏腑伤损,冲任二脉血气具虚也”。崩漏的形成虽责之于脏腑功能的失调,但其根本原因则是肾气虚亏,脾失统摄,导致冲任二脉虚损,不能约束经血,使之忘行无度。叶天士说:“夫奇经,肝肾主司为多,而冲任隶属于阳明,阳明久虚月经不固摄,有开无阖矣”。 但有出血就有瘀血,所谓久漏必虚必瘀。故老师认为,本病根源在于肝、脾、肾的亏虚和冲任的失调。治应和养肝、脾、肾、冲任即滋肾、养肝、补脾、固冲,以治其本之。祛瘀止血以治其标。老师擅用张锡纯的安冲汤,以黄芪、白术益气补脾固摄,生地、白芍续断和养肝肾,海螵蛸、茜草化瘀止血固涩下焦,尤其海螵蛸能补益肾经而助其闭藏之功,龙骨、牡蛎有重镇肝肾,固摄奇经之功。诸药配合,和养疏化,标本同治。老师治疗本病,又特别强调辨证的确切及治法的变通,因病致虚,当先去其病;因虚致病,当补其虚。暴崩之际,独参、参附急救回阳,力挽欲竭之阴。祛瘀之品当中病即止,孟浪逐瘀必耗气伤阴。

验案举例:朱某,女,23岁,学生。2012822初诊。主诉:经来淋漓不净半月余。现病史:近半年来,月经不规则,无明显周期,每次经来持续十余天不净,量或多或少,色淡红。曾服宫血宁,断血流等药方能干净。但本次月经来潮,服宫血宁、断血流无明显效果,仍淋漓不净。患者平素少气懒言,全身乏力,腰痠退软。脉细无力,舌质淡红。给予安冲汤加味,黄芪、乌贼骨、龙骨、牡蛎、仙鹤草各30,生地、炒白术、炒白芍、续断、茜草各12,贯众炭10,三七粉6(冲服),水煎服。5剂,出血停止。继以归脾汤调经善后。


6、治疗痛经的经验:治痛经和养疏化最灵验

痛经一病,“不通则痛”是痛经的共性。其原因有寒、热、虚、实之异。但根据妇女月经生理现象,月经来潮时,精血外流,泻而不藏,此时精血不足表现尤为突出。结合这种生理现象,老师认为痛经表现为虚实夹杂证,其机理乃是气血不和,在此精血不足之时,又兼气血郁滞或寒凝血瘀而致不通则痛。因而对痛经的治疗,除遵循“通”的法则外,还应顺其生理之自然,培补耗损之不足,注意补养精血。老师每以四物汤为基本方,再根据寒热虚实,酌情加减。该方中归、芎为血分动药以行血气,地、芍为血分静药以养精血。故四物汤养血和血,补中有行,活中有养,和养气血,通治血证百病。痛经毕竟是气血为病,四物汤治血有余,治气不足,老师每酌加香附、乌药、川楝子等疏理气机,加五灵脂、蒲黄、玄胡、没药化瘀止痛。因寒者,加温阳散寒之品,老师认为,寒邪之所以侵袭而阻痹胞脉,留滞气血,往往是由于内在的阳气先虚,无力御邪之故。鹿角霜、肉桂、细辛、炮姜、艾叶等温经散寒。

验案举例:顾某,女,20岁,20111114初诊。主诉:经行小腹疼痛伴量少5年余。现病史:14岁月经初潮,每值经汛,小腹疼痛,尤以经行第一日为甚,剧痛难忍,服止痛药稍有缓解,但疼痛不能消除。经期延后,量少色黯夹有小血块,且腰痠腿软,四肢不温,,舌淡黯苔薄白,脉沉细缓。末次月经20111017。证属冲任虚寒,血气瘀滞,治宜和养气血,温经散寒,活血止痛。当归、香附、乌药、没药各10,党参、白芍、生地、玄胡各12,炮姜、小茴香、甘草各6,吴茱萸、细辛、肉桂各3,鹿角霜307剂,水煎服。20111122诊,药后第五天月经来潮,量中色正,腹不痛。嘱其下次经前一周再服7剂,以资巩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