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
主题: 经方如何运用
提问: 经方如何运用
解答: 古方,也就是经方,是指后汉南阳医者张机(仲景)所著《伤寒论》及《金匮要略》上的方子。现代或称今天,我们运用这些古方治疗许多疾病,这就是“古方今用。在祖国医学漫长的发展过程中,历代对这古方的运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因此他们今天所治疾病的范围,之当初是大大的 的发展了。 我所要讲述的“今用”,有我老师的经验,有近代杂志上的报道,也有我自己的临床体验。但是在讲之前,必须强调对这些古方的使用,一定要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进行,千万不能把他们变成“特效方”,,我们要辩证与辨病相结合。 一、桂枝汤(桂枝、白芍、甘草、生姜、大枣)此方又称祖方,因为它是《伤寒论》开篇第一方,而且在他的基础上又演变成一系列的方子。 《伤寒论》原文“太阳病、头痛、发热、汗出、恶风、桂枝汤主之”。“病人脏无他病,时发热自汗出而不愈者,此卫气不和也,先其时发汗则愈,宜桂枝汤”。此二段文字前者说明太阳表虚证,凡见头痛、发热、汗出等证时,即可用桂枝汤。都这更进一步说明不但太阳表征,只要时发热、自汗出的营卫阴阳不和之证,就可用桂枝汤来治疗。这就是桂枝汤治疗范围的推广。 桂枝汤原方桂枝解外寒、通卫气;白芍酸以养阴配桂枝和营卫;甘草和中;生姜助桂枝走表;大枣助白芍和营。另外不应忽视的是桂枝能振奋脾阳,白芍能养胃阴,二者配合一阴一阳能调理脾胃功能。原著上要求在服药后啜热稀粥,这是借谷气以助药力。所以桂枝汤外能治疗太阳表证,调和营卫,内能健脾和胃。具有发汗而不伤正,止汗而不留邪,强壮脾胃功能使正气充沛,祛邪外出的特点。由于卫气、营气来源于饮食水谷精微,而胃主受纳、腐熟水谷,脾主运化,所以卫气、营气与脾胃功能有密切关系。我认为桂枝汤的和营卫即是和脾胃。 脾主运化 胃主受纳,腐熟水谷 ╲ ╱ 饮食水谷精微 ╱ ╲ 卫气 营气 从现代药理研究来看,桂枝含有桂皮油,具有增强消化机能,排除消化道的积气,缓解胃痉挛性的疼痛,且有增强血液循环的作用。白芍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,甘草有保护胃黏膜的作用,也都与消化功能有一定的关系。因此从中西医结合来认识问题,桂枝汤不是发汗剂而是强壮剂。桂枝汤选药之精,配伍之紧密是需要我们很好地来学习的。另外治病重视脾胃的作用实始于张仲景,金元四家之一的李东恒是继承前人经验,并有所发展,而著《脾胃论》。 临床用桂枝汤来治疗旭人外感风寒比较适当。我也曾用来治疗夏日还要穿棉衣的人。这种人都恶风,怕冷而有自汗,桂枝汤能和营卫调阴阳,具有强壮体功作用,故用之有效。《金匮要略•妇人妊娠病篇》有“妇人得平脉,阴脉小弱,其人渴,不能食,无寒热,名妊娠,桂枝汤主之”,的描述。这是妊娠初期,并无寒热外感,而见胃气虚弱者推广用之。我也曾对怀孕妇女见尺脉小弱,又见恶阻现象的,不用止呕和胃法而用桂枝汤来和营卫调阴阳就解决了。这更可说明和营卫,实是和脾胃。但桂枝汤治妊娠恶阻时,必须是尺脉弱小,如胃热恶阻不可用。 1.桂枝加白芍汤《伤寒论》原文”本太阳病,医反下之,因而腹满时痛者,属太阴也,桂枝加芍药汤主之。”桂枝加芍药汤也就是桂枝汤中加白芍量加倍。此方原用来指太阳表证应汗法解之,而医反用下法,致成里虚邪陷得太阴病,病出现腹满痛的病症。症状似阳明腑实证 ,但不拒按,实质为脾阴虚而有口干、便秘、腹胀痛的病症。此类在临床常见于虚人,而阴液不足者。如并见口干、便秘、腹胀痛不拒按等症状,就可用桂枝加白芍汤来治疗。方中重用白芍,因其止痛作用最好,对于痉挛性疼痛均能使用。重用白芍后,也常常使患者大便通畅。 我在临床曾用治结核性膜炎、慢性结肠炎、久痢等。 2、小建中汤: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虚劳里急,悸、衄,腹中痛,梦失精,四肢酸疼,手足烦热,咽干口燥,小建中汤主之。”小建中汤即桂枝汤倍芍药加饴糖所组成。此方原来用治虚劳,即阴阳俱虚的病证,阳虚不能温养,则症见腹痛里急、四肢酸疼;阴虚生热而有心悸、鼻出血、梦遗、手足心烦热、咽干口燥等。方中桂枝汤健脾和胃,饴糖味甘,甘以缓之,故可缓急止痛,并有营养作用。又方中甘草、大枣、饴糖味甘,桂枝生姜味辛,芍药味酸,甘辛生阳,酸甘化阴,而使阴阳得调。所以此方仍未通过健脾和胃而达到治疗虚劳(阴阳俱虚)的目的。建中也即此意。 现可运用此法治疗虚寒型的慢性胃炎,溃疡病、腹膜炎;也可以治尿频、夜尿多;手术后虚弱或肠粘连腹痛;特别对于体弱小儿或能吃不胖、或没有虫积而食欲不佳,经常腹痛、或易感冒等。其中所治尿频、夜尿多虽属肾虚,而此方所以能治,实是后天养先天,通过和脾胃的办法来达到补肾的目的。 3、黄芪建中汤: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虚劳里急,,诸不足,黄芪建中汤主之。”黄芪建中汤即小建中汤加黄芪所组成。此方所治虚劳、诸不足的症状描述虽极简单,但应比之小建中汤证治虚劳更甚。分析除有小建中汤证的一系列症状外,尚有气虚自汗。在此段原文中所述虚劳里急,属于肛门下坠,急欲排便而又不畅的情况。方中黄芪补中益气,紧凑里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一切虚劳病,如体弱无力、易汗、消化力弱等;也治体虚自汗,反复感冒;虚寒型溃疡病;淋巴结核未溃破或成瘘管者;肛门周围炎;对于体虚下肢溃疡病;对于体虚下肢溃疡或手术后创口久不愈合者尤其好用。 4、当归建中汤:“《金匮要略》产后篇,附方为后世所补入,出于《千金翼方》内补当归建中汤:治妇人产后虚赢不足,腹中刺痛不止,吸吸少气,或苦少腹中急,摩痛引腰背,不能饮食。”即小建中汤加当归所组成。小建中汤主治阴阳俱虚的病症,而产后以血虚为其特点,先加当归侧重于补血和血,故用以治疗产后腹痛,营气内虚之证。 现可运用此方法治疗妇女痛经。也可治疗慢性结肠炎,腹痛有脓血便、下之后快者,在用各法治疗无效时,用此方有效。对于便血者可加阿胶、艾叶。 5.归芪建中汤:即黄芪建中汤、当归建中汤的合方。为后世发展的用法。所致应是劳损久病,阴阳气血俱虚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外科常见的痈、疖、痔漏等久久不愈,慢性溃疡性结肠炎。用治脑血管意外后遗症时,加活血药则效更好。 6.桂枝加龙骨牡蛎汤: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‘夫失精家,少腹弦急,阴头寒,目眩,发落,脉极虚、芤、迟,为清谷亡血失精;脉得诸芤动微紧,男子失精,女子梦交,桂枝龙骨牡蛎汤主之。’桂枝龙骨牡蛎汤即桂枝汤加龙骨、牡蛎所组成。此方原来用治由于频繁泄精,阴精耗损太过或为失血,初则阴虚后损及阳,故为阴阳俱虚的病症。方中桂枝汤调和营卫阴阳,龙骨、牡蛎能敛阴潜阳,并有固涩作用,使阳能固,阴能守,故治失精、梦交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虚弱病人,特别是肾阴阳俱虚者更为适宜。临床常见青年人头晕、头痛、耳鸣,手脚冷有上热下寒、上实下虚症状的也可选用;老年人精力衰弱易疲劳,无他症,用此方可恢复其精力。此外,对夜尿多、遗精、神经官能症、失眠等都有效。用治前列腺炎时,再加当归、丹参、王不留行效更好。 7.柴胡桂枝汤:《伤寒论》原文;“伤寒六七日,发热微恶寒,支节烦疼,微呕,心下支结,外证未去者,柴胡桂枝汤主之。”柴胡桂枝汤即柴胡汤和小柴胡汤的合方。此方原来用治先病太阳,后属少阳的‘太少并病’。其中发热微恶寒、支节烦疼属表寒证。微呕、心下支结属少阴症,小柴胡汤则和解少阳。故可用此方治疗‘太少并病’。另外《金匮要略》腹满寒疝宿食病篇附方引:‘《外台》柴胡桂枝汤方;治心腹卒中痛者。”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表里不和,发热怕冷的长期发烧频故。临床亦可用于心腹突然作疼的胃炎、溃疡病、阑尾炎、胆结石、肾结石、胸膜炎、腹膜炎等。 二、小柴胡汤(柴胡、党参、黄芩、半夏、生姜、大枣、甘草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伤寒五六日中风,往来寒热,胸胁苦满,嘿嘿不欲饮食,心烦喜呕,或胸中烦而不呕,或渴,或腹中痛,或胁下痞鞭,或心下悸,小便不利,或不渴,身有微热,或欬者,小柴胡汤主之’。此方原来为和解少阳半表半里而设,是治疗伤寒或中风,五六日一邪传少阳,并往来于表里之间,故有往来寒热、胸胁苦满、心烦喜呕、脉弦、目眩等证。方中柴胡透少阳半表之邪,黄芩清少阳半里之热,配半夏、生姜以和胃降逆,,用党参 、甘草、大枣扶正。故具有能升能降、能开能合、去邪而扶正,扶正又不留邪的特点。是临床经常用的方剂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肝胆胃的一系列疾病如肝炎、胃炎。除此而外凡见‘往来寒热、胸胁苦满、心烦喜呕、脉弦、目眩’等小柴胡汤证的也可用它来治疗,如中耳炎、耳下腺炎、鼻炎、鼻窦炎、淋巴腺炎、肺炎、胸膜炎、急性肾炎等。有时临床见某些青年人突然身体荨麻疹,这也可能是患肝炎的一种表现,我也曾用小柴胡汤治疗而取得效果。 在治疗肝炎时,可加公英、板兰、连翘、茵陈;在治疗急性病时,方中党参不可用。 柴胡加龙骨牡蛎汤:《伤寒论》原文“伤寒八九日,下肢胸满烦惊,小便不利,谵语,一身尽重,不可转侧着,柴胡加龙骨牡蛎汤主之。”柴胡加龙骨牡蛎汤即小柴胡汤减去甘草,加龙骨、牡蛎、桂枝、茯苓、大黄、铅丹所组成。后世仅以小柴胡汤加龙骨、牡蛎。此方原来用之少阳症较重而兼里实者。伤寒八九日,邪尚未传里,而误用下法,使邪气内犯少阳,以致三阳经均受影响。方中小柴胡汤减去甘草,以和解少阳而去胸满;桂枝、茯苓行太阳之气而利小便;大黄以泻阳明里热热治谵语;龙骨、牡蛎、铅丹镇惊定悸以治误下后,心神不守。 原方所治之证,现在临床很少见到。现可运用此方治疗有关精神方面的疾患,如突然发生的斑秃、神经官能症、失眠、神经性心动过速、癫痫等。原方有铅丹,因其有毒性现少用,但在用之精神分裂症时,仍可加入。此外,尚可治甲亢、动脉硬化、心脏瓣膜病、高血压。在治疗高血压时,可用磁石代替铅丹,取其重坠之意。 三、葛根汤(葛根、麻黄、桂枝、生姜、炙草、白芍、大枣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太阳病”,项背强几几,无汗恶风者,葛根汤主之。此房原来用治太阳中风表实,并兼见项背强直的证候。方中葛根能滋养筋脉,疏通经俞,故能解除项背强直,另外,根据现代药理研究葛根有扩张血管的作用;麻黄发汗,桂枝汤主治太阳病又怕风、脉浮而不紧数之证。 我运用此方法比较特殊,以它来治疗急性中耳炎、顽固性腰痛,尤其治产后受风腰痛,但近期者效果较好,而病久者由于邪已入血入经,则效果较差。眼肌麻痹的复视、急性风湿性关节炎、风湿热、脉管炎、半身出汗而半身不出汗、坐骨神经痛肩周围炎等。用之鼻额窦蓄脓时,可方加生石膏、大黄。 四、大柴胡汤(柴胡、黄芩、半夏、芍药、大黄、枳实、生姜、大枣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太阳病,经过十日余,反二三下之,后四五日,柴胡证仍在者,先与小柴胡。呕不止,心下急,郁郁微烦者,为未解也,与大柴胡汤下之则愈。”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按之心下满痛者,此为实也,当下之,宜大柴胡汤。”此方原来用治少阳、阳明兼症。原虽有少阳症但邪已渐入阳明之腑,或因误下,引邪入里,如先给小柴胡汤,而呕仍不止,兼见心下急迫或心下满痛,郁满微烦的现象;又大便秘、小便黄、舌苔黄腻,为热结于里,故用大柴胡汤两解阳明,少阳之邪。方中用小柴胡汤去人参、甘草以和解少阳,再加入芍药、枳实、大黄以涤除明热滞。 现在临床凡见胸协苦满、便秘或有寒热者,均可也能用。如胆囊炎、胆石症、肝炎。方加生熟地也可用治高血压(日本汉医经验)。哮喘、荨麻疹、糖尿病、鼻窦炎、胃炎、肥胖病、脑溢血,也可用治便秘或习惯性便秘,由于此方通便而不伤正气,所以对术后的腹胀便秘更为适宜(方加当归更好用) 五、黄芪桂枝五物汤(黄芪、桂枝、生姜、芍药、大枣)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血痹阴阳俱微,寸口关上微,尺中小紧,外证身体不仁,如风痹状,黄芪桂枝五物汤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由于营气卫气血俱虚,阳气不足,阴气涩滞而出现的肢体麻木不仁症候,即为血痹。一般血痹仅有肌肉麻痹而无痛感,如受邪较重,亦可发生疼痛,所以说“如风痹状”。方系桂枝汤去甘草,是用桂枝之辛温通达四肢,故不宜用甘草之甘缓,再加黄芪益气推动血液运行。 中医有“气虚则麻,血虚则木”的说法,现临床凡见肢体麻木者,此方均可运用。此外尚用治风湿性关节炎。方中黄芪重用至一两或一两以上,也可治重症肌无力和脑溢血、脑血管意外后遗症等(当加活血、化瘀药更好用) 六、半夏泻心汤(半夏、黄连、黄芩、干姜、党参、炙草、大枣):附:生姜泻心汤(生姜、半夏、黄连、黄芩、干姜、党参、炙草、大枣),甘草泻心汤(炙草、半夏、黄连、黄芩、干姜、大枣)。《伤寒论》原文‘伤寒五六日,呕而发热者,柴胡汤证具,而以他药之下,柴胡证仍在者,富于柴胡汤。此虽已下之,不为逆,必蒸蒸而振,却发热汗出而解。若心下满而鞭痛者,此为胸结也,大陷胸痛主之。但满而不痛者,此为痞,柴胡不中与之,宜半夏泻心汤。’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‘呕而肠鸣,心下痞者,半夏泻心汤主之。’此方原来用治伤寒五六日,邪问里传,实为柴胡汤证,但医误用承气汤下之,而出现心下但满不痛,或兼有寒热错杂呕吐肠鸣的痞证。方系小柴胡汤去柴胡、生姜加黄连、干姜而成。其中半夏、干姜辛温散寒化饮;黄芩、黄连苦寒泄热燥湿,二者合用苦降辛开,有降逆、止呕、消痞的作用;党参、甘草、大枣益气和中,故对寒热互结之痞最宜。生姜泻心汤即半夏泻心汤减干姜量,加生姜以散水气,并能止呕,故对水与热结之痞最宜。甘草泻心汤即半夏泻心汤中加重甘草用量,以补中气,故对胃虚痞结之证最宜。此处说明一点,古人认为心下但满而不痛者为痞,但现临床所见常常兼有疼痛,故应认为心下但满,不痛或有疼痛者皆可为痞。 现在临床都用以治疗胃肠病。我在治疗“心下痞”时,兼见患者胃酸过多的,选用半夏泻心汤,方中黄芩配半夏可以减少胃酸的分泌;兼见呕吐重者,选用生姜泻心汤,方加旋复花、生赭石效更好;兼见便希者,选用甘草泻心汤。 此外,半夏泻心汤尚可治疗溃疡病、胃炎、术后嗳气频频、神经官能症失眠不食;生姜泻心汤治疗慢性胃炎、幽门痉挛或呕吐不食;甘草泻心汤治疗慢性疾病、慢性结肠炎、乳儿消化不良之腹泻等。 七、真武汤(附子、茯苓、白术、白芍、生姜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太阳病发汗,汗出不解,其人仍发热,心下悸,头眩身动,振振欲擗地者,真武汤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太阳病,因大汗出,汗伤卫阳,而成太阴病肾虚寒证,由于阳虚不能制水,水邪上冲的症候。方中附子温阳散寒,茯苓、白术健脾渗湿,生姜易通阳气,白芍敛阴并制附子、白术之峻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寒水凝聚的胸水、腹水、寒泻久痢或畏寒肚凉,大便时溏时结的肠功能絮乱、慢性肾炎浮肿等。在用治心脏瓣膜病时,可结合生脉散,并重用附子至五钱----一两,因附子有强心作用;兼有传导阻滞时,可加桂枝以加强温通心阳的作用;兼有淤血现象时,可加丹参等活血化瘀药。我还用治夏日畏寒烤火、四肢冰凉、夜间多尿及小儿遗尿。对于后者并发现小儿服用真武汤后,夜间憋尿即在床上辗转反侧不安。此时应即呼醒使之排尿。 八、苓桂术甘汤(茯苓、桂枝、白术、甘草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伤寒若吐、若下后、心下逆满,气上冲胸,起则头眩,脉沉紧,发汗则动经,身为振振摇者,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。”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夫心下有留饮,其人背寒冷如掌大。”“心下有痰饮,胸胁支满,目眩,苓桂术甘汤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太阳病误用吐、下之法治疗,致使胃阳受伤,不能运化,水饮内仃,而出现心下胀满或有振水声、或有水气向胸部上冲、或水气蒙蔽清窍而头眩、或背部一块寒冷晕呕吐,慢性胃炎仃水、口渴不能饮,浆液性胸膜炎等。用时方中茯苓宜八钱---一两、白术五钱。在治疗浆液性胸膜炎时,宜加柴胡已透膜并作引经药,再加冬瓜子更好。 九、茵陈五苓散(茵陈、猪苓、茯苓、泽泻、白术、桂枝)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黄疸病,茵陈五苓散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黄疸不甚重,小便不利,湿重于热的黄疸。方系五苓散加茵陈所组成。方中五苓散温阳利水祛湿,茵陈清热利湿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肝硬化腹水、胆囊炎或黄疸型肝炎等属热象不重者。我也曾用此方治疗痛经并兼有水湿上犯,而呕吐清水者。 十、当归芍药散(当归、白芍、川芎、茯苓、白术、泽泻)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妇人怀娠,腹中绞痛,当归芍药散主之。”,“妇人腹痛诸疾痛,当归芍药散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气郁、血滞、脾虚等原因引起妇女诸种腹痛或妊娠后出现的腹中拘急、绵绵绞痛。方中芍药泻肝而安脾,并于当归、川芎养血;白术健脾燥湿;茯苓、泽泻渗湿。 我认为凡腹中绞痛,均可用当归芍药散。如用治结核性腹膜炎有腹水疼痛者,方中茯苓、白术、泽泻宜重用;用治妊娠腿肿、先兆子痫、妊娠腹痛时,当归、川芎需少用;凡腹痛甚者,可加炙甘草,甘以缓之。其他可以治慢性肾炎头痛、头晕;肾性高血压(方加石决明、牛膝);神经官能症头痛、眩晕、心悸、失眠等。 十一、当归四逆汤(当归、桂枝、白芍、细辛、木通、甘草、大枣)《伤寒论》原文“手足厥寒,脉细欲绝者,当归四逆汤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血虚有寒不能运行四肢的症候。方中当归、芍药养血;桂枝、细辛通阳散寒;甘草、大枣补脾胃而滋津液;木通利湿并疏通血脉。 现可运用此方治疗雷诺氏病、无脉症、脉管炎、慢性关节炎等,并可方加制乳没、鸡血藤、益母草、桃仁、红花、苏木等活血化瘀药,或乌蛇肉、地龙、蜈蚣等通络药则效果更好。对于肢体疼痛甚者,可再加麻黄。此外,尚有人治疗子宫脱垂也有效。 十二、半夏厚朴汤,又名四气汤(半夏、厚朴、茯苓、生姜、苏叶)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妇人咽中如有炙脔,半夏厚朴汤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妇人咽中痰凝气滞,后人称“梅核气”的证候。方中半夏散结祛痰,厚朴降气除满,苏叶宽中散郁,茯苓渗湿消饮,生姜降逆散寒。 运用此方治疗梅核气效好。全方用药均以和胃为特点。但梅核气也有热者,则方加竹茹;堵甚者,则方加旋复花、代赭石。病人服药后,每诉堵的部位一点点下移,如移到心下时,可改方用大小陷胸汤。此外,也可用治神经衰弱的心悸、失眠、胸闷头重等症、植物神经功能絮乱。对于月经不调多用逍遥散,但因气郁引起的也可用此方。 十三、桂附地黄丸(地黄、山药、山萸肉、泽泻、丹皮、茯苓、附子、肉桂)《金匮要略》原文“虚劳腰痛,少腹拘急,小便不利者,八味肾气丸主之。”此方原来用治肾阳虚所致腰痛、小便不利的证候。方系六味地黄丸加附子、肉桂所组成。方中六味地黄丸补肾阴;附子、肉桂温肾利水。 现运用此方治疗疾病的范围很广泛。如老年人长期腰痛;老年人耳鸣、脑鸣;肾炎、膀胱炎有虚寒象者;前列腺炎肥大、糖尿病、脑血管意外后遗症、高血压,曾见治一高血压病人,一直用平肝降肝药物治疗,效果不显,患者并有便希、腰腿特别凉症状,再进一步,辨证后,改用此方而愈。在眼科疾病中运用也多。早期白内障见肾阳虚衰者可用,再加散障、药羌活、川芎、柴胡、赤芍等;加明目引经药谷精草、木贼草、草决明、青葙子等。眼底病如视网膜炎等用补肾方法,以此方加减也比较好。 最后再说几句,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发展的,今天运用古方治病的范围,较之古时大大地扩大了,这也就是古为今用,推陈出新,但仍要强调在辨证的基础上运用。所讲的这些古方也是我已故老师施今墨先生临床常用的方剂,在这些方剂中,多数系通过调理或补益脾胃而达到治病的目的,也即以后天来养先天,由此也可了解到施氏学术思想的一个缩影。
主题: 我颈椎痛,该如何用药
提问: 我颈椎痛,该如何用药
解答: 推荐使用针灸治疗
主题: 平常护理
提问: 请问我们平常怎么护理呢。
解答: 平常请注意休息

[最前页] <上一页  1  下一页> [最末页

咨询主题: *
您的称呼: *
您的电话: *
您的单位: *
详细内容: *